原标题:【灿说海坛】平潭人的食谱

我有次游福州乌山,见到山顶有座先薯亭,边上有一大块碑记。我这个吃番薯长大的人没敢错过,细细地看下来,才知道番薯原产吕宋,明万历年间由长乐人陈振龙想方设法引入家乡,适逢福建饥荒,时任巡抚的金学曾全力倡导耕种,帮助闽人度过难关,自此推广而开。先薯厅,就是纪念这二位先人的。我想,此后番薯惠及全闽,而平潭人对番薯的依赖更是甚于其他地方——再看看1922年农产物表的亩产量,当年粳米、大小麦的亩产是3石,花生是4石,而番薯则是20石,同样一亩地,番薯是花生、粳米、大小麦的5、6倍!“平潭地尽沙渍,稻田稀少,民食皆赖是物”,这话一点不虚。先薯亭的那二位先人,我们平潭人得好好记住。

平潭特有的生态环境和地产条件,不仅培养出平潭人吃苦耐劳、勤俭为本的群体秉性,同时也直接影响了平潭人的体格性情及生活习惯。直至今天,虽然生活条件大幅提升,但是多数平潭人的一日三餐依旧极为简单,一般为“两稀一干”,早晚稀饭,中午干饭,稀饭还是地瓜稀饭(番薯糜)为主,干饭则兼有粉面粗食。番薯吃多了,我们把自己的方言口音也自嘲为“地瓜腔”了。

大多数的平潭人几乎是天天离不开海鲜,新鲜的,腌干的,晒干的种种不一,反正是“无鲜不香”、“无鲜不成餐”。 海鲜的吃法多种多样,白灼、清蒸、煎的、炸的、炖的、煮的……最为方便简单、也最为经常的做法大概还是家常水煮了,不管大小鱼,大的切块切片,小的整只整条,作料一拌,加水一焖,即是番薯糜的“作陪”了。有人说,平潭人鱼鲜吃得多,所以男女身材多强壮高挑,男英俊,女健美,个中原因是否不论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我们身上的骨骼肌肉主要来自番薯与海鲜的共谋。

正如渔歌唱的——“正月的螃蟹,二月的虾姑”,“三月的丁香,七月的虾米”,“九月的乌姆,十二月的带鱼”……说的都是海鲜的季节性。比如,松鱼杠大米粉、带鱼煮线面,这是老平潭人珍藏版的两道美食,如果没有适时的松鱼与带鱼,就煮不出那个味。松鱼讲究的是肥美,油脂饱满,米粉讲究的是粗而松,这样才能入味。而带鱼讲究的也是即宽又厚,煮出来的汤面能泛开一层锡箔般的鱼皮,那样的味道就差不多了……

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