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口一股异香,似薄荷味,又比薄荷的轻柔多一分热烈,麻烈烈的感觉蔓延在舌尖上———椒蒿的滋味实在独特。对于椒蒿,这种柳叶状、遍及北疆山野的野菜,新疆人对它是钟爱至极,欲罢不能。

CCTV7的“美味中国乡村行之椒蒿鱼”节目中,女主持人吃椒蒿鱼时赞不绝口,农家乐的女主人笑称旅游旺季一天能做十几桌新疆美食,椒蒿鱼是必点的菜。

椒蒿

在伊犁生长着一种叫椒蒿的野生植物,备受锡伯族群众喜爱。椒蒿,多年生草本菊科植物,生于西北、东北等草原、林缘及亚高山草甸。

椒蒿具有较高的营养价值,被誉为草原“珍宝”和“森林蔬菜”,而锡伯族人称它为“布尔哈雪克”(译成汉语是柳叶草或鱼香草的意思),即“柳叶草”,也被誉为“鱼香草”,常用其炖鱼。伊犁河畔的人们春季采摘椒蒿嫩茎食用。过去没有冰箱,人们会把椒蒿晒干,以备冬季食用。

由于椒蒿具有奇特的香味,善于制作美食的锡伯族人将它和伊犁河鱼炖在一起,便成了“布尔哈雪克炖鱼”这道享誉疆内外的美食了。

据说,锡伯族先民在东北白山黑水渔猎生活时期,以鱼肉为主食,吃法也是多种多样,有清炖,有烤吃,有腌吃,也有晒吃等。后来,在清炖时加一些椒蒿、韭菜做成汤喝;再后来,其汤内又加入一些生面糊熬成糊状汤吃,久而久之,演变成如今的“椒蒿炖鱼”。

对于椒蒿,锡伯族有一份特殊情感。伊犁的锡伯族诗人阿苏,有首吟咏椒蒿的诗

《对一茎椒蒿的吟诵》

当神秘的椒蒿悠然出现/并且靠近我,

这时

我发现:一抹绿意在它的草叶上颤栗

纤维里奔走日光的泪滴

在词语和追忆之间,有一个

短暂的静默

这是椒蒿在持续着永久的隐秘

我的血液里,肯定有一茎游动的椒蒿

它在命定的道路上

并不言说……

品其香

“椒蒿炖鱼有着悠久的历史,锡伯族先民在东北渔猎生活时期,以鱼肉为主食,吃法也是多种多样,察布查尔县的椒蒿炖鱼,味道更是正宗。

椒蒿好吃,但毕竟是山上野草,有时令。”新疆有句顺口溜,“五月的角,六月的蒿,七月八月当柴烧。”野生椒蒿可食用的部分为嫩尖。

知其味

椒蒿鱼最正宗做法是:从伊犁河中刚打捞的鱼,就地用河水烹制,再放入河边的椒蒿。鱼汤里要打入一点面糊,撒点韭菜花,出锅时就味美无比了……

新疆人最喜欢的椒蒿吃法,除了烫一下凉拌,还能用椒蒿炒羊肉、土豆丝。讲究点的吃法是包椒蒿饺子,辅之韭菜、羊肉或鸡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