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标题:没有小龙虾的夜晚,最难将息

01

有人说,知识是人类进步的阶梯。

也有人说,美女是人类进步的阶梯。

想想也是啊。

且不说,为了博美人一笑的周幽王,烽火戏诸侯;

也不说那个为了大美女杨玉环,吃个荔枝就搞个“一骑红尘妃子笑”的唐明皇。

不说你们这些任性的皇帝了,单说为了一个陈圆圆,就冲冠一怒的吴三桂吧。

要不是他引清兵入关,怎么会有明室灭亡,怎么会有后来的大清几百年,会有后来民国军阀混战,会有后来的抗日、解放战争,一直到现在的社会主义新中国……

这样想想,在历史关键的转折时刻,说美女是推动时代走向的重要力量,一点也不过分。

这就像最近几年的夏天,被美女们捧红的“小龙虾经济”。

原本出身并不高贵,却因为高蛋白低脂肪怎么吃也不会胖的特点,成了美女们手心里的宝。中国的美女们手里捧着小龙虾,眼里放着光芒,把一只小龙虾吃成了规模1000亿的国民宵夜的扛把子。

可是,就像那首歌里唱的:你经过了许多风景,你看过了许多美女,你吃过了世界上那么多的小龙虾,你知道哪里的虾最干净吗?

02

凌晨两点,江苏盱眙维桥乡的虾工们就早早起来捕虾了。

他们穿上黑色的连体防水衣,撑着船向池塘的深处划去。

即将破晓的暗夜里,虾工们收起池塘里提前布好的虾笼。

长长的笼里,已经钻进去了不少张牙舞爪的虾们。哗啦啦的声音倾倒进船舱里。

活蹦乱跳的虾们,徒劳无功地抓挠着舱壁。那声音,在黑暗中听来就像下了雨。

这里是淮河的下游,洪泽湖的南岸。站在高处,可以看见远处的洪泽湖,苍茫浩荡的水面。

夏天的早晨,天亮的早。等虾工们划着小船收获满满往返了三四个来回的时候,东边的天空,已经一点一点泛白了。

四周的稻田、荷塘,塘边的柳树杨树,以及稻田里一只一只的白鹭鸟,就都像电影里的镜头,一下子蹦了出来。

太阳越升越高。蓝盈盈的天倒映着清凌凌的水。碧水蓝天下是连绵无际的稻田,刚刚抽穗的稻子绿浪翻滚。

四周弥漫着青草和清水的气息,清凉的风里,飘来了似有若无的荷花的清香。

03

老周就是这虾塘里的工人,家在几百里外的苏北。63岁的他,虽然养虾的时间并不太长,但说起养虾,也是头头是道。

养虾首先是池塘里的水要干净,温度不能太低。池塘周围要有丰富的植被。“水不干净,或者水里面的杂草太多,氧气太少,虾就活不了了。”

池塘也不买能太大,三到八亩左右即可,“否则虾很容易受到鲶鱼黑鱼的袭击,也很容易打洞逃跑。”

老周说,每年春天,育好的虾苗下到池塘里。清浅温暖的池塘就成了虾们的乐园。他们吃池塘边的水草,也吃池塘泥底丰富的浮游生物。

然而这还不够,晚上的它们还要加夜宵,“就是用米糠、麸皮、南瓜、山芋或者鲜嫩水草做成的饵料,早上晚上两次投喂。”

老周说,小龙虾主要在夜里吃东西,所以投放饵料最主要的时间也都在晚上。“打着手电筒,蚊叮虫咬,还有瞌睡啊,这早都习惯了。”

04

老周划着满满一船的小龙虾来到岸边,岸上的几个工人提着桶跑过来,三下五除二,虾们就来到了分拣台上。

朱永生夫妇一人手里拿一个塑料铲子,正在头也不抬的分拣龙虾。

57岁的他,是土生土长的盱眙人。家门口几百米开外就是一望无际的洪泽湖。

从小他就听老人讲,洪泽湖跟淮河在这里交界,水里饵料丰富,这里的水,养出来的龙虾腮白、肉白、底板白,晶莹剔透,“干净地很。”

朱永生家有500亩虾塘,今年雨水大,虾的产量有点受影响,不过每亩也有三百斤左右。

每年的六月,一直到9月,是朱永生他们最忙的时候,“早上两点就要起来,捕虾,分拣,然后8点多运到早市,再用冷链车运到全国各地区。这样才不耽误事儿。”

朱永生说着话,手里的铲子却没停。“一两以上的是特级,叫炮头;七钱到一两的是一个等级,叫大红。四钱到七钱的是一个等级,我们行业里叫中红。然后四钱到六钱的是一个等级,两钱以下的,要扔回湖里,让它接着长。”

朱永生和妻子白传凤手里没有秤,可大小不等的虾们却在他们动作飞快的手里,分门别类,各就各位。

太阳火辣辣地照着,汗水顺着他们黝黑的脸上淌下来。朱永生抓起一只炮头级别的硕大小龙虾,翻过来让我们看虾晶莹剔透的肚子,语气里是掩不住的骄傲:“看看这虾,多漂亮!”

05

就在养虾的朱永生自豪满满的时候,来自郑州小赖毛蒜蓉小龙虾馆的老板吕凯乐,看着这生猛干净的虾们,也是心花怒放。

因为他知道,这么棒棒的小龙虾,几个小时之后,就会达到千里之外的郑州,来到自家餐馆的后厨里。

当箱子打开,满满一箱活蹦乱跳张牙舞爪的小龙虾跃入眼帘。无论蒜蓉还是五香、麻辣,甚或只是简单的清蒸,都是无尚的绝味。

当美丽的女子们踏着夜色寻香而来,

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