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挨酿,很多人未必知道是什么。如果说深薯糕,应该茂名人都知道,并且第一时间将其与高州联系起来。

高州城区往长坡方向,出城第一个镇便是曹江。曹江地灵人杰物产丰富,驰名在外的有香蕉、双孖木龙眼、关塘仙桃、深薯等。

曹江人种深薯历史悠久,以曹江圩附近几个村委为最。万亩薯棚,碧影连天。

将深薯刮皮、蒸熟,碾成泥,搭配白萝卜、肥猪肉、花生、虾米、香油等,搓成一个大团,然后垫上香蕉叶上锅再蒸熟,晾后切成片,煎至两面金黄,便成了特色美食——挨酿。

挨酿好吃,但不得不提,挖深薯是个苦活。

先从植株的旁边挖一条深沟,然后用一把特殊的薯铲,沿深薯的四周像挖水井一样往下挖,挖的时候得小心翼翼,一不小心就把垂直生长的深薯给弄断了。断了的深薯可就卖不起价钱了。

为何高州人把深薯糕叫做挨酿?

高州土话,对不满或有怨气的吃称之为酿,比如“吃饱快滚”,高州方言为“酿饱快走人”。酿,即塞饱肚子的意思。

解放初期,因为穷,饿肚子是一种常态。深薯糕作为一种精细主食,也就过年时才能朵颐一顿。大人在搓粉的时候,馋嘴的小孩就守在一旁,嚷着要吃。大人被吵得心烦。深薯糕出锅后,小孩迫不及待地伸手抓来吃,此时大人便叱喝:“酿咯,挨酿咯,酿饱好走人。”(大意为:吃、吃,就知道吃,吃饱快滚开。)

日久,深薯糕便有了个特别的名字——挨酿。意为让人迫不及待的美食。